蜜桃牛奶.🍑🐮

我 好 賤 pei .

        —— 前來懺悔。

。

  夜晚独特的漆黑与空中星星点点繁琐整片夜空,稀薄月亮的微光照射洒到地面,隐隐月光就这样从叶片细缝透露,打在仅靠两吊在捆着白绳柱长杆上的赤色灯笼灯照耀的昏暗神社上。

  这片森林的夜晚依旧像往常那样寂静无声,待在里面的它习惯不少。

  神很孤独,这是必然的事。它们心里每日每夜反反复复同一句话、直至厌恶地努力劝告凡人,不管祈愿还是忏悔任何事都别来此处。可神明也总是小心翼翼,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以免惊吓到他们。

之所以凡人会信仰神明,他们将神明当成内心里极为重要的精神寄托,以感谢或是祈祷来来取得神明的信任,这样在天灾或是坏事临头时祈求神明帮助饶此一命。

可又有什么用——

连什么都没有发生。

——

        “即使是神 即使神

                             也无法预见明天。”

  「请不要为了你而迷失去寻找,有些事的无所能及。你们也许应该了解才是?」

  此时此刻的仔细倾听,嘴角的微扬只是标志性的动作,张嘴时溢不出的表达同情,「请传递我的声音」此类愿望,张口闭嘴万万不可去回应。

  无法判断或预测明日的是好是坏,也无法推测明日的是欢是喜是悲是哀,跌倒受挫后不变的的坚定信念,达成的成就所得到的欢喜,这不就是凡人们不可低估的能力给予给自己的吗。

                  『所以即使跌倒受挫,

                                 也不能再来到此处。』

“请不要来到此处,只是为了你自己祈祷去许愿。我对一切都无能为力,所谓的神明只是哄骗孩子的小把戏。 ”

——

那是神明的最大谎言。

           “不会感到孤单的。”

  “即使是神 即使神,

             也想与你对话,

                 去倾听渺小的渺小的,

                         细不可闻的忏悔。”

           

  几日未听闻见凡人口中所倾述的声音,感到的困乏跟无趣显得无依无助,内心的空虚与寂寞占满全身,好不久才注意到胸口的闷痛感,随后就是滚烫的泪水从眼眶内一刻不停掉落于地。...即使是神,就算闭口不言不语,想听到凡人的声音。

  神明的所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真如他们所说的强大能力足以创造或摧毁任何事物?如果那些祈求,这能够将它们一件一件实现的话,心中的巨石就能落下吧、如果真能够尽数实现的话,凡人们也能如愿以偿吧。

——

        “不要放手 不要放手,

            假若那些梦想,

            我能够将它们全部、尽数实现的话”

         两人能否,傻傻地相视而笑。

                   “会吗?”

Style

One.


——年轻的战士单膝下跪在精灵王的面前。


赤红丝绒长袍上镌刻金色图腾,挂在颈间的金链红宝石泛出雍容光华,头顶戴饰象征尊贵身份的木冠,上方镶嵌着拥有宝石般光泽与晶莹度的琥珀,左手紧握着的球棍一下又一下轻敲地面。


属于精灵王不可失不可少的威严。


他首次因为一位实力身份不详的家伙起身离开宝座,眯眸仔细观察单膝跪在原地依旧纹丝不动的年轻战士。


因炽热阳光照射下的锋利剑刃透出刺眼闪光,穿着银白铠甲跟镶满钻石的腰带,还有此时此刻拖在地黑貂皮披风。现在是起满腾腾热气的炎炎夏日,战士毫不动摇,黏腻汗液顺着颈脖流下,握紧右拳抵至胸口处抬眼碧蓝色双瞳仰望着精灵王。


战士眼神透露出的那份坚定执着。


“战士,跟随我吧。”


Two.


。


那个男孩在呼吸停止前给了将他拥入怀中的Kyle最后一个微笑。


  眼睁睁看着Stan断气时阖上了因失血过多而涣散的碧蓝眼瞳。他在死至终都紧握着好友的手,但这只手像失了力气松开五指顺着衣物滑落,指尖触碰到了冰冷地面。郊外下起蒙蒙细雨,不断轻打在逝去的男孩仅有余温的脸上。


  Kyle瞪大眼睛看着不管是衣物还是身上都满是血迹斑斑的Stan,这个男孩是从小到现在最要好的朋友。现在,他竟然死在自己的怀里。


他睡的很安详,可惜再也不能醒来了。

这事件发生的很突然,死了人是无法避免的事。

其实Kyle至今为止都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因为逝去的人不是他自己。


  一股剧烈难受的感觉突然爆发,像被人拧了心脏似的生生的疼,一瞬间他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


但他又什么都记不清了。


  脑袋完完全全处于一片空白的状况。只记得Kyle自己偷偷跟随大半夜从家中跑出来的Stan。


心中想着就算不明白情况也是处于担心才决定出门探个究竟,毕竟时间已经很晚了,那正是凌晨一点整的时候。


  见着人走远后Kyle才冲出房间,顺手够着外套的飞奔出家,在好不容易跟随赶到目的地的时候扶着腿膝半蹲附身喘气,刚想对着前面喊声“Dude!”时抬起头远远望去,进入眼帘的却是水泥地上快成河的大片血迹跟侧躺在地上紧皱眉头死咬下唇,捂着被钢管捅穿腹部微微喘息隐忍疼痛的Stan Marsh。


  回想起的这串画面如同走马灯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重播,Kyle觉得整个脑子都快炸开了,眼睛憋的通红,突然间的眼睫微颤跟鼻尖传来的酸楚感使得整个身子开始发颤,随着紊乱的一呼一吸还是作气想将快崩溃发出的哭声给硬生生憋回喉内,他现在只能抱着怀中快要失去最后一丝余温的Stan低声抽泣。


  Kyle承认自己最近几个月与Stan的关系坏的彻底,又回想起Stan之前做的一切不得不表示感谢。这段友谊的断裂或许该到重新愈合的时候了,他正想为此争取做出贡献。可事到如今,什么都晚了,什么都没了。


因为他什么都做不了。

无能为力。


  令人难以忘怀的以往回忆掺杂在走马灯里,这让Kyle紧抱住Stan的手攥紧了许分,他想再给怀里的人最后温暖。


绝望。


就像溺水时正有棵能够伸手够到的救命稻草突然从你眼前消失的那般绝望。


Please........


“...Stan,别走。”


  直到后来,Kyle从自己的哭声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整了。


  他顶着发红又疲惫的双眼,在那毫无血色的脸上留下了一吻。


“Good night. ”


                                       I LOVE U.


fin.


Three.


只是重发,没了(擦)


官漫25卷 大概。
我倒还真想不到Squid會來幫小海綿治病。
?你們這是謀殺啊。
一個噴嚏也讓小海綿好了病,最後簡直就是小海綿的
一 轉 攻 勢(草
打個章海應該沒有問題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占他格抱歉(((

暂存。(cnm

Musik!Sans。
Balabalabalabalabala………………
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
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