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時棹歌.

SP/UT

—— 鳴囀。

        —— 前來懺悔。

  “即使是神 即使是神,
                          夜幕中也是形单影只。”

  夜晚独特的漆黑与空中星星点点繁琐整片夜空,稀薄月亮的微光照射洒到地面,隐隐月光就这样从叶片细缝透露,打在仅靠两吊在捆着白绳柱长杆上的赤色灯笼灯照耀的昏暗神社上。

  这片森林的夜晚依旧像往常那样寂静无声,待在里面的它习惯不少。

  神很孤独,这是必然的事。它们心里每日每夜反反复复同一句话、直至厌恶地努力劝告凡人,不管祈愿还是忏悔任何事都别来此处。可神明也总是小心翼翼,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以免惊吓到他们。
之所以凡人会信仰神明,他们将神明当成内心里极为重要的精神寄托,以感谢或是祈祷来来取得神明的信任,这样在天灾或是坏事临头时祈求神明帮助饶此一命。

可又有什么用——

连什么都没有发生。

——

        “即使是神 即使神
                             也无法预见明天。”

  「请不要为了你而迷失去寻找,有些事的无所能及。你们也许应该了解才是?」
  此时此刻的仔细倾听,嘴角的微扬只是标志性的动作,张嘴时溢不出的表达同情,「请传递我的声音」此类愿望,张口闭嘴万万不可去回应。
  无法判断或预测明日的是好是坏,也无法推测明日的是欢是喜是悲是哀,跌倒受挫后不变的的坚定信念,达成的成就所得到的欢喜,这不就是凡人们不可低估的能力给予给自己的吗。

                  『所以即使跌倒受挫,
                                 也不能再来到此处。』

“请不要来到此处,只是为了你自己祈祷去许愿。我对一切都无能为力,所谓的神明只是哄骗孩子的小把戏。 ”

——

那是神明的最大谎言。
           “不会感到孤单的。”

  “即使是神 即使神,
             也想与你对话,
                 去倾听渺小的渺小的,
                         细不可闻的忏悔。”

           
  几日未听闻见凡人口中所倾述的声音,感到的困乏跟无趣显得无依无助,内心的空虚与寂寞占满全身,好不久才注意到胸口的闷痛感,随后就是滚烫的泪水从眼眶内一刻不停掉落于地。...即使是神,就算闭口不言不语,想听到凡人的声音。
  神明的所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真如他们所说的强大能力足以创造或摧毁任何事物?如果那些祈求,这能够将它们一件一件实现的话,心中的巨石就能落下吧、如果真能够尽数实现的话,凡人们也能如愿以偿吧。

——

        “不要放手 不要放手,
            假若那些梦想,
            我能够将它们全部、尽数实现的话”

         两人能否,傻傻地相视而笑。

                   “会吗?”

【高亮】群宣

这里是南方公园 Stan Marsh×Kyle Broflovski的cp相关群!!
因为好像没有这对的群于是建了(?)
希望有更多喜欢这对的伙伴来玩!

欢迎来愉快地讨论cp、产粮、还有美丽梗题,会举办活动,具体时间可能会待到节日几天前安排,请组织们放心。
建群相册请随意 ,表情包请随意,刷屏禁止,不允许进行角色人身诋毁。
关于比较热门的梗,请适度。过度玩梗实在忍受不了就请离开此群,管理们愿意帮你载上航班。过度玩梗跟不允许进行角色人身诋毁是一个道理。
❗高亮❗因为可能有人雷所以请尽量不要涉及拆逆,谢谢你们的配合。

二维码:p1

或者走群号: 885407869
管理跟群主都非常好相处,请放心在群内玩耍!
期待你的加入!!!

『Style/kytan无差』Good night.

♢大概BE注意。(草)
♢有后续,坦死亡注意.

                            ——接受的了请下翻。

那个男孩在呼吸停止前给了将他拥入怀中的Kyle最后一个微笑。

  眼睁睁看着Stan断气时阖上了因失血过多而涣散的碧蓝眼瞳。他在死至终都紧握着好友的手,但这只手像失了力气松开五指顺着衣物滑落,指尖触碰到了冰冷地面。郊外下起蒙蒙细雨,不断轻打在逝去的男孩仅有余温的脸上。

  Kyle瞪大眼睛看着不管是衣物还是身上都满是血迹斑斑的Stan,这个男孩是从小到现在最要好的朋友。现在,他竟然死在自己的怀里。

他睡的很安详,可惜再也不能醒来了。
这事件发生的很突然,死了人是无法避免的事。
其实Kyle至今为止都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因为逝去的人不是他自己。

  一股剧烈难受的感觉突然爆发,像被人拧了心脏似的生生的疼,一瞬间他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

但他又什么都记不清了。

  脑袋完完全全处于一片空白的状况。只记得Kyle自己偷偷跟随大半夜从家中跑出来的Stan。

心中想着就算不明白情况也是处于担心才决定出门探个究竟,毕竟时间已经很晚了,那正是凌晨一点整的时候。

  见着人走远后Kyle才冲出房间,顺手够着外套的飞奔出家,在好不容易跟随赶到目的地的时候扶着腿膝半蹲附身喘气,刚想对着前面喊声“Dude!”时抬起头远远望去,进入眼帘的却是水泥地上快成河的大片血迹跟侧躺在地上紧皱眉头死咬下唇,捂着被钢管捅穿腹部微微喘息隐忍疼痛的Stan Marsh。

  回想起的这串画面如同走马灯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重播,Kyle觉得整个脑子都快炸开了,眼睛憋的通红,突然间的眼睫微颤跟鼻尖传来的酸楚感使得整个身子开始发颤,随着紊乱的一呼一吸还是作气想将快崩溃发出的哭声给硬生生憋回喉内,他现在只能抱着怀中快要失去最后一丝余温的Stan低声抽泣。

  Kyle承认自己最近几个月与Stan的关系坏的彻底,又回想起Stan之前做的一切不得不表示感谢。这段友谊的断裂或许该到重新愈合的时候了,他正想为此争取做出贡献。可事到如今,什么都晚了,什么都没了。

因为他什么都做不了。
无能为力。

  令人难以忘怀的以往回忆掺杂在走马灯里,这让Kyle紧抱住Stan的手攥紧了许分,他想再给怀里的人最后温暖。

绝望。

就像溺水时正有棵能够伸手够到的救命稻草突然从你眼前消失的那般绝望。

Please........

“...Stan,别走。”

  直到后来,Kyle从自己的哭声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整了。

  他顶着发红又疲惫的双眼,在那毫无血色的脸上留下了一吻。

“Good night. ”

                                       I LOVE U.

fin.

🌸一个很短小但看着并不短小的置顶。

我叫樱时棹/安溟乐,是个算不上画手的文手(什么屁话)
其实常年死在语c,名朋上要是能发现到我的马的话就算你超厉害www。
主混的坑还是sp/ut/nico唱见相关/游戏up主相关。
各坑墙头是Stan、Mettaton、坂田、中国boy。
喜欢MC的实况主是月影Yancie(并不算实况主)声线超合我胃口,认真起来超苏可爱起来超可爱(?)
UtAU唯一(?)一个孩叫Musik!sans。围巾组成员之一 设定之后打算重码!!!

💚💙💚kytan/style。(明示)
大多为all stan.
想扩列请私信我跟我关系好混熟了的还能给你写写小段子(没人要)
End.

↓专属tag【北朱雀的巢】

『Style/kytan无差』一篇小短打。

——年轻的战士单膝下跪在精灵王的面前。

赤红丝绒长袍上镌刻金色图腾,挂在颈间的金链红宝石泛出雍容光华,头顶戴饰象征尊贵身份的木冠,上方镶嵌着拥有宝石般光泽与晶莹度的琥珀,左手紧握着的球棍一下又一下轻敲地面。

属于精灵王不可失不可少的威严。

他首次因为一位实力身份不详的家伙起身离开宝座,眯眸仔细观察单膝跪在原地依旧纹丝不动的年轻战士。

因炽热阳光照射下的锋利剑刃透出刺眼闪光,穿着银白铠甲跟镶满钻石的腰带,还有此时此刻拖在地黑貂皮披风。现在是起满腾腾热气的炎炎夏日,战士毫不动摇,黏腻汗液顺着颈脖流下,握紧右拳抵至胸口处抬眼碧蓝色双瞳仰望着精灵王。

战士眼神透露出的那份坚定执着。

“战士,跟随我吧。”

【うらさか十周年】【Day5】

这里是Day5选手莫钦(?)
详细请戳#うらさか十周年企划#tag。

发表日期:8月13日
写手:莫钦
题目:♧♡  キッス~帰り道のラブソング~
背景:日常(涉及求生之路等不知名paro)
备注:
注.(全文别名:从正常话题聊到互相分享脑洞还不忘了扯到羁绊友情的两个小孩子。
         无 意 识 的 O O C 注 意(无端空格)

正文:

↓↓↓

算不上草木生长的季节,两旁道路青树依旧吐着翠绿,给冬日本没有接触到多少的阳光给小径遮盖上阴影,暖阳从树叶树缝隙洒在平坦地面。离城市不远处的公园石板路上依旧有行人经过,有或影单行或是两人三人结伴时匆匆走过的忙碌身影,也同时混杂着有一搭没一搭的交谈声,大人与孩童的嬉闹欢笑,鸟儿站立枝头的鸣啭声传于四方。

さかた此时此刻满脑子思绪胡乱的站在原地,目光也同样漫无目的地随着形形色色的行人游走,随后又眺望远处鳞次栉比的建筑一言不发。

-  “漫不经心的、さかた是怎么了吗?”

低头拇指对着手机屏幕敲敲打打的うらた终于抬头看向比自己高个一截的红发男子。

这一两天うらた也是察觉到さかた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明显差了许多,也不知道心灵是受了多严重的刺激,默眼看着对方浓重到不能再深的黑眼圈,再加上那个人一副脑袋放空似的模样,像这种无意识间的交谈,话题不知不觉的就变得尴尬起来。

“要不我讲个故事让你开心开心吧,如何?”うらた突然就提起兴致跟友人说道。

我们的两个主人公转移阵地坐到了公园旁的长椅上。

   「もしも明日 世界がなくなったらどうする?」
         「倘若明日就是世界末日 会怎样呢?」

——。

胸口的疼痛感还未褪去,使力将外衣物扯下也能隔着薄布料看到身上的一片淤青,缓缓呼吸微皱眉头,紧握刀柄的五指已经泛白,在尸群清理差不多的情况下摇摇晃晃站稳身子,紧接着就是一声长叹气并完完全全将失去求生欲般毫无保留的姿态展现给面前的棕发男子。

喂、...这次还能比什么啊,比谁先死吗?!

抬眼又见不远处十字路口正向两人缓缓靠近成群扭曲的不明生物,咬咬下唇抬手抹去嘴角溢出的血迹,对着友人使个眼色晃晃手中小刀,反倒被うらた给奖励个白眼——

——。

“いやいやいや—你就对我有这么大的意见吗,是以为我会拖后腿吗。”さかた十分突然的插话,让自说自话举着手机还不知道盯着什么密密麻麻大篇文字的うらた对此感到非常不满。

“诶?还以为さかた不会将我说的这些故事仔细记在脑内的...嗯,既然不想听原台本那接下来就让我即兴发挥吧。”うらた将手机兜回口袋里笑的一脸灿烂。

——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就算迫近死亡边缘也得好好完成这场比赛,在最后能活着还不如在这之前散了尽兴,不管是平日打游戏的好,还是吃饭时抢最后美食的好,不由自主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小战争仿佛已经成了习惯。

与之脊骨相抵令人莫名安心,将任何事情交给地方的时候从来不会出任何差错,自己总以为是拖后腿的那位,包括这次的重伤也不例外。额头渗出来的冷汗,能更加确定此时此刻的心理充满的更多是恐惧,而不是往常那样说着能够战胜友人那爆棚的自信心。

娴熟的将刀入鞘拔出枪把装弹上膛,做出快速反应对着不明生物不断扫射,见奇态诡异的身影一个个倒下后回头抬眼,眼前印出的却是友人单膝跪下捂着嘴咳嗽出血的模样,对方额间被汗液濡湿脸色苍白与往前对比早已失了光彩。

“うらた!”

这可不行、让我一个人已所能及的去清理后面的尸潮什么的,绝对不行!给我振作啊うらた!!!

瞥见友人落寞的神情,抿抿唇握住对方的手将他整个身子拽起,另手摸向那人挂在腰带上的玻璃瓶,点燃破布瞄准尸潮砸出燃烧瓶的瞬间拉着人后退,烧起的熊熊火光加上浓重烟雾掩盖了尸群,那双赤红眼瞳里重新燃起的求生欲望烧的比烈火更加旺盛。

——。

君は何も言わずに 僕の腕を ギュウっとしたね。
         你一言不发,却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别忘了うらた,我可是要和你一起活着出去的。”

并肩而行,也要一起活着逃出去。
   

“尸潮?世界末日?我们究竟是谈到了何等奇怪的话题才能让你聊到脑洞而且还扯到丧尸去的啊うらた...这故事偏的离现实相比太过科幻了吧...???”さかた捧着装满热水的玻璃瓶给冻到红润的手取取暖,像这种冷到似是零下几度的天气,也不知道自己听了坐在身旁的家伙说了多少废话。

うらた毫无回应的两手兜在口袋里故作思考模样的靠在长椅上开始闭目养神,さかた依旧抬头仰望天空思考人生。

过了很久うらた终于发话了,开始了一系列无意义的交谈。(?)

“さかた,去吃面包吗?”
“不。”
“喂你这种态度—……”
“完全不想动啊,这么冷的天—”
“你干脆就睡在这里好了,不、干脆粘在这里。”

………………………………………………………………

“我说うらたん…”
“?”
“聊一些什么有意思的话题吗,很无聊很无聊噢..。”
“你刚还——”
“那已经是刚刚的事了!”

“十年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啊…”

“?怎么突然就提起这件事了”

“只是眼见又要过一年果然还是不舍想把昔日往事给掏出来讲述讲述.我可是很认真的啊”

——。

某某年正值周一的早晨,微凉空气混杂水汽的潮湿,闷闷的酝酿着某种不明的沉重气息。うらた正慢慢吞吞背着如同千斤能把人压到弯腰九十度的书包走在街上,十年如一日闭着眼都能安全走到学校的方法踱步走在上学路上,夏季所属的闷热天气正百般折磨着这位国中生,小声嘟嘟囔囔抱怨不平的男孩正好接到那通电话。

“もしもし?”

“……是你吗?!...周末约出去玩?去哪?”

——。

“之后的事我就不多提了,さかた真的很好笑wwwwwwwww”

“wwwwwww等你给我适可而止啊笑什么啊这有什么好笑的嘛!!!”

“嘛,当天也是因为你心情差到极度的时候,真的不得不陪你去游乐园玩让你开心开心。...对了,我有个问题,さかた究竟是想到了什么事才这么无精打采的?”

“所以说刚说的那件事就被你这么撇开了吗!”さかた也是无视了うらた的好心询问,就算死也要把刚摆正的话题给拉到正轨上。

“ばか。”
“什么啊我没……”
“アホ。”
“…?”
“去吃面包吧。”
“好。”

习惯了般愿意与对方胡闹下去,无论哪方挑起了多奇怪的话题也不会介意,甚至会以更奇怪的回答接话。

うらた跟さかた端着双方互相送给自己的罐装热饮又一次坐在了公园长椅上。

双手捧着的,是能给予对方温暖的热巧克力奶。

冬天的街道依旧还是如此寒冷,鸟儿鸣啭依旧,漂浮下的落叶,孩童的嬉闹。在冬天里意外地不凛冽寒风吹拂在脸上也能安抚人心。

ふふー这样惬意的日子,还请让接下来的十年时光走的更慢呢。

年上组短打。

看我樱时棹激情OOC,因为没完全掌握好他们的性格特征请见谅。
想写短打的第一原因是因为乐九九想吃粮、外加想练练手感的原因码了五百加不到。 @樂九♔AtR留念
以上。

“喂,那边的狸猫科。”

这语气还真是...。啊、

Urata听到唤声无奈地耸了耸肩,放下手中紧握的手机,抬头随着熟悉声传来的方向顺势转个身,趴在沙发上与同样转过身的人对上视线。

志麻不见urata回应在那人转身对上视线的瞬间转了回去。...还没维持半秒的对视就这样当作没发生似的。

“...你这家伙,就不能放下游戏手柄好好说话吗”

整个身子依靠着沙发头发还绑着显眼的小揪揪的urata闲的有些不满,就这样默眼望着面前因一片漆黑而刺眼放着亮光的荧幕,还有正坐在中间低头奋力敲击手柄的游戏激情玩家志麻。

于是过个半会对方连句话都没回。

“...志麻。”

从口中憋出这个名字的urata在这瞬间感到后悔了。

不。这情况完全不对,明明是这个家伙先搭的话...

只是单纯觉得困乏,urata在等待的过程中三次两次伸展懒腰打打哈欠想要消除倦意。不过这次极力想要睁开将快要完全沉下的眼皮,才肯确信自己身体实在不能再硬撑下去。

“这位先生,您是打算在这过一晚夜吗?”

也好。

urata起身慢步一副显眼模样走到志麻面前,荧幕光亮被身躯遮挡消失大半,志麻下意识抬头正对上着半蹲身注视自己双眼的urata,正想开口吐声说些什么。

额头凌乱发丝被对方抬手撩起,随后是唇瓣触碰到额头的温热感。

“晚安,我先去睡了-”

…?!?!

那人直起身时的嘴角依旧不失温柔笑意。